小辣椒的魅力 第十章
  「這很明顯是栽贓啦!」
  王漢欣非常肯定的說,一邊把那條鉆石項鏈像抓燙手山芋般,丟進她的背包里,咻的一聲快速拉上拉鏈,準備來個眼不見為凈。
  「真沒想到白夫人這么卑鄙!」陳嘉恩煩惱的說:「也許不是她做的,是別人?」
  「我看鐵定是那個勢利眼沒錯。現在沒空說這個了,先把東西弄出去再說。」
  為了不讓嘉恩被「抓賊連贓」,所以她決定先將這條項鏈偷渡出去,再利用快遞送回來給白袖茹。
  「可是這方法好像有點笨耶。會不會一出去就被當場逮個正著?」陳嘉恩有些遲疑。
  「所以才放在我這邊!反正她認定你是小偷,想搜的是你的身、你的房間,跟我沒關系。好了,別顧慮這顧慮那了,趕快送我出去吧。」
  她也超怕被某人栽贓成功,引起唐衍真誤會,所以也希望快點將贓物弄走。「那好吧。」
  她打開門,小心翼翼的探出頭去。「沒人了,來吧。」
  「用跑的,快點。」王漢欣拉著她,快速的從鋪著紅毯的走廊跑過,一下子就來到大樓梯的平臺上。
  「哇!這么多人?快退回去!」

  當她們發現幾乎所有人都聚在大廳時,登時嚇了一大跳,還好沒有人抬頭注意到她們。
  「噓!現在怎么辦?」陳嘉恩小聲的說,一臉煩惱的樣子。
  唐衍真和他的左右手都回來了,是要回來抓賊的嗎?
  如果這個節骨眼被他逮個正著,那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,她愈來愈擔心,臉色也愈來愈難看。
  「先回房間,再重新計劃,總不能帶著這條項鏈亂跑。」
  王漢欣迅速的做了決定,兩個女孩才一轉身,一臉正氣的老喬治就在她們身後,也不知道聽見了多少,那張招牌撲克臉嚇得她們尖叫了起來。
  「啊啊——」
  這樣的叫法,要不驚動下面的人也難,一時之間,幾乎所有人都把頭往上抬,驚訝的看著她們。
  「夫人,少爺請你下去一趟,還有王小姐也一起。」
  「下、下去?」陳嘉恩臉都白了,不自覺的看向好友的包包,急得都快哭了。
  「是的。」老喬治禮貌的轉向王漢欣,「王小姐,東西請給我,我幫你放回去。」
  她立刻將包包抱在胸前,頭搖得跟博浪鼓一樣。「不用了,我自己拿著就好了。」
  「請給我,這樣將會省了不少事。」
  是錯覺嗎?陳嘉恩覺得自己似乎看見老喬治眨了眨眼。「你是說,你可以幫我們處理某個不該出現的東西嗎?」老天爺呀,請別玩弄她所看見的一線生機,她真心希望老喬治站在自己這一邊。
  「我的工作就是確保每一樣東西都在原來的地方。」
  她咬著唇,決定放手一搏。「漢欣,快把包包給他!」
  王漢欣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她。「你瘋啦,怎么能給他?」
  「給他就是了,他不會害我們的。」說這句話時,她充滿希望的看了他一眼。
  老喬治接過包包,居然露出了笑容,要不是樓下白袖茹高八度的聲音,催促她們快下去,她一定會好好研究他那個笑容所代表的意義。
  她忐忑的牽著王漢欣的手走下樓,兩個女孩都感覺得到對方手心正在流汗,緊張得不得了。
  白袖茹一看她們來了,立刻咄咄逼人的說:「好了,她來了,你自己問問她,是不是因為作賊心虛不讓我搜房間!」
  那個早該去死的老骨頭,居然多管閑事到通知唐衍真回來,破壞了她報警的行動。這下他不讓她報警,陳嘉恩當然也就不會身敗名裂。
  「她何必作賊心虛?」唐衍真冷冷的說。
  他那冷酷的聲音和凌厲的眼神,突然讓陳嘉恩覺得陌生,她恍然大悟的想,原來這就是愛茹所說的很難相處的他。
  如果他誤會她偷了鉆石項鏈,是不是也會用這樣冷酷的態度對待她呢?
  「你有嗎?」看見嘉恩緊張的臉,他刻意將聲音放柔,一點都不想嚇到她。
  她趕緊搖頭。「沒有!當然沒有!」
  「當賊的人怎么會承認!我全家上下都搜過了,只有她的房間沒有,她又不讓我搜,一定是心虛!」
  「全家上下都搜過了?」他的眼睛危險的瞇了起來,「我不記得曾經允許任何人進入我的房間,包括你。」
  白袖茹突然感到一陣寒意,連忙解釋,「我當然沒有進去你的房間,所有的人都有可能是小偷,就只有你不可能,我沒有懷疑過你。」
  顏織錦看他臉色難看,趕緊幫腔,「唐先生,你不要誤會了,我姨媽真的沒有進去你的房間,你怎么可能偷她的項鏈呢,我們從頭到尾都沒懷疑過你。」
  「你不是那種眼界低,為了一條不值錢項鏈,而讓自己人格受損的人。再說你的出身這么高貴,怎么可能做這種事?」她意有所指的說:「會做這種事的,只有那種寒酸膚淺的人,還好這人在一條項鏈之前露了賊心,否則長久下來唐家不知道要損失多少呢。」
  她話里的意思誰聽不懂呢?
  看她說話時眼光有意無意的掃向陳嘉恩,大家心里都明白,她所說的寒酸膚淺的人是指誰了。
  「表姊!你怎么這么說!」范愛茹臉色也很難看,她知道這是個陰謀,偏偏又沒證據證明,再說她也不能扯自己媽媽後腿。
  她的處境真是為難極了。
  陳嘉恩一臉委屈的看著唐衍真,無辜的搖頭。「不是我,我沒有這么做。」
  她那種小可憐的害怕模樣,讓他覺得既心疼又新鮮,於是伸手握住了她。
  雖然他的動作溫柔,但嘴巴里說出來的話,卻像刀子一樣尖銳。
  「你是什么人?這里有你說話的余地嗎?你是以什么身分發言?」
  他的毫不留情和冷酷,讓顏織錦難堪的漲紅了臉。「我只是試著分析犯人的心態而已。」
  都是姨媽害的啦,她早就說要慢慢來,偏偏她猴急一定要現在設計陳嘉恩,唐衍真擺明了不相信。要是假以時日,等她得到他的信任之後再使這招,她說的話才有分量呀。
  「不過,你說的倒也合情合理,如果是你做的,我想大家一點都不會覺得奇怪吧。」
  王漢欣一聽,忍不住眉開眼笑,拍手叫了聲,「好呀!」
  唐衍真這話說得太快人心,早該有人給那個勢利眼一點顏色瞧瞧了!
  陳嘉恩連忙用嘴型說:「拜托!別鬧了啦。」
  「不是我!怎么會是我?」她含著眼淚,委屈的說:「姨媽!」
  「織錦怎么會做這種事!她要什么我都會給她,她何必去偷?」
  唐衍真冷笑一聲。「你覺得我的財力輸你,沒有辦法滿足自己新婚妻子的要求,以致她得去作賊嗎?」
  白袖茹兀自嘴硬,「說不定她就是偷竊成癖,花錢買來的不要,一定要用偷的才過癮。」
  「既然這樣,我也不委屈你提心吊膽的住在這里,乾脆你就離開皇室,以免天天擔心掉了東西。」
  「什么!」她尖聲道:「你不能趕我們走!天泊的遺囑里要你照顧我們母女,除非我們自愿離開,否則你不能趕我們!」
  「對了,你不說我倒忘了。」他微微一笑,但那笑容卻讓人感到頭皮發麻,有大禍臨頭的感覺,「我一向不是個聽話的兒子,又何必在這件事情上面這么乖順?」
  他臉上的笑容一斂。「我不會趕你,不過希望你主動離開,任何事情一牽扯到法律就有點難看了,不是嗎?」
  白袖茹滿臉發黑,氣得發抖。「你不能這么做,你答應過天泊的,你不可以這樣。」
  她一定要反撲,她不可以就這樣被趕出去,她要告他,沒錯,她要告死他!
  唐衍真露出一抹惡意的笑容。「不管我可不可以,我都已經做了。」
  陳嘉恩瞪大眼睛,有點不敢相信他會翻臉翻得這么快,而他甚至不想問清楚,只是一味的維護她。
  難道他就對她這么有信心,完全相信她是無辜的?
  有什么證據支持他給她絕對的信任嗎?
  「那個,這樣不太好吧?我是說,事情沒弄清楚之前,說不定只是一場誤會。」她結結巴巴的,想替白袖茹討公道,渾然忘了自己是受害者,「你不可以趕她們出去,你對她們有責任的。」
  「嘉恩,你搞清楚,現在是她怕丟了東西而不敢住在這里,況且我也不想一天到晚為了維護我老婆的名譽而跟她唇槍舌戰。」唐衍真對她的心軟有些火大。
  「可是……」她看看范愛茹,她對她聳聳肩,一副無所謂的模樣。
  「沒關系啦,早點搬出去對我們也好,我們總不能吸衍真哥一輩子的血吧?」
  反正她早就知道依賴別人過活,總有一天會遇到這種事,所以一直在為自立做準備。只是苦了她老媽,偷雞不著蝕把米。
  「但是我覺得……」
  唐衍真伸手摟住她。「好了,事情我會解決,你不需要擔心。」
  雖然說會弄到這種地步,應該算是白袖茹自作自受,可是一向同情心泛濫的陳嘉恩,不免覺得她有點可憐。
  白袖茹只能恨恨的看著唐衍真摟著他的新婚妻子,帶著他的左右手和王漢欣揚長而去。
  她突然領悟到,她演了一出鬧劇,娛樂了所有的人,卻讓自己損失慘重。
  「白夫人。」老喬治無聲無息的出現,手里捧著自己謊稱失竊的鉆石項鏈。
  「這!你在哪拿的?」她瞪大眼睛,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,「衍真!你快來看看,我找到了!」
  「夫人交給我的。」
  「什么?你從陳嘉恩手里拿的?」她立刻扯開喉嚨大吼,「我有證據!我有證據,衍真,你回來呀,我沒冤枉她!」
  「媽!你算了吧,難道你還不懂嗎?」范愛茹有點生氣的說:「不要再鬧了,你看不出來,就算大嫂把唐家的財產搜刮一空,衍真哥也不會怪她的。」更何況只是一條小小的鉆石項鏈。
  「怎么可以讓一個賊進家門,我不允許,絕對不許。」
  對於媽媽的認不清現實,她更生氣了,語氣也更加嚴厲,「媽!你有什么資格不許?這條項鏈這么容易就從大嫂手里回來,你還不懂嗎?」
  「哥哥早知道你在玩什么把戲,把項鏈還你是叫你別再興風作浪,難道你真的以為哥哥會相信大嫂為了一條項鏈,而毀了自己剛擁有的一切嗎?」
  「那個女人!那個貪心的女人!她會有報應的,可惡!」
  老喬治搖搖頭,他知道她這種人受不了挫敗,她沒有愛茹小姐的智慧。
 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,還好愛茹小姐跟她媽一點都不像。
  她是個聰明的女孩,也難怪老爺喜歡她,進而愛屋及烏的照顧起她那個討厭的母親。
  ***  鳳鳴軒獨家制作  ***  bbs..cn  ***
  陳嘉恩煩躁的咬著手指頭,將自己丟在柔軟舒適的大床上,眼光卻不自覺的落在那件剛送來的晚禮服上。
  她承認這件強調胸線的細肩帶嫩黃小禮服讓她看起來性感迷人,試穿的時候設計師還一直稱贊,說她看起來有典雅又柔魅的迷人氣息。
  他還很肯定的說:「一定可以把唐先生迷得神魂顛倒!」
  「不可能、不可能!他才不會注意我!可惡呀,為什么我要那么在意他?」她氣惱的朝自己大吼。
  她一點都不想在他面前表現出自己有多性感、多迷人!
  反正他又不在乎,說不定壓根就不會注意她到底穿了什么,她又何必在這里窮緊張?
  說不定她就算在那個晚會上摔一跤,成為全世界的笑柄,他也不會在意她干了什么事!
  「我干么得做這種事呀!」
  她抓起一個羽絨抱枕,把自己的臉埋進去,發出苦惱的叫聲,「煩死了!」
  最近她還真是倒楣透了,根本沒出門也能讓媒體將她的私生活炒得沸沸揚揚的。
  一拜她「親愛」的二姊所賜,她居然頂著名模的頭銜,出書爆料她如何與豪門擦身而過。
  在她的新書當中,自己反被描述成一個為了嫁入豪門,不惜與姊姊翻臉成仇的膚淺女人。
  再來就是掛著時尚貴夫人名銜的白袖茹,上遍各種談話性的八卦節目,大談豪門內幕。
  想當然爾,那女人對自己這個還熱呼呼的總裁夫人,一點好評也沒有。
  灰姑娘要變成王妃,總是要付出一點代價,而她非常不甘心自己要付出的是名譽受損的這種天價。
  在這種情況下,唐衍真居然可以對她的狀況視而不見,硬要她出席今晚的時尚發表晚會。
  他是巴不得看她被媒體圍剿,進而從中得到樂趣嗎?
  雖然說她非常感動他在項鏈事件中,毫無遲疑的選擇相信她,也對白夫人做出嚴厲的懲罰。
  可是她仍會懷疑,他到底是為了什么要站在她這一邊?
  他是為了維護婚姻的和諧,而不得不選擇相信她,還是為了某種他沒有說出口的理由?
  她愈確定自己喜歡他,就愈無法克制自己胡思亂想。她真氣自己這么沒用,老是將他的所有舉動,都歸在他「說不定對她有意思」的可能之下。
  喔,老天,她也太不要臉了吧?
  居然貪心成這樣,鐵定會有報應的啦。
  「啊——煩死了,我不要再想了!」她大叫一聲,乾脆翻身坐起,阻止自己繼續無謂的幻想。
  可是待在這個跟他共同生活的豪宅里,叫她不要想到他,實在是很困難的一件事。
  所以她決定換上輕便的服裝,背著她的大包包,戴上一頂漁夫帽,在保全人員確定沒有人跟拍的情況下,偷偷摸摸的跑出去。
  「很久沒去生態館,先去那里看看,再去看媽媽好了。」
  有個億萬身價的女婿,陳嘉恩的媽媽很滿意的搬進了鬧區的高級公寓里,過著貴婦般的悠閑生活。
  而大姊呢?有了這個很會照顧人的妹夫,理所當然不會再屈就小秘書的職位,已被挖到華成集團的業務部去當副經理了。
  雖然二姊出書罵她,不過也算是名利雙收,最近紅得不得了。
  她突然感到很沮喪,好像每個人都過得很好,都從她和唐衍真的婚姻當中得到利益,就只有她,從頭倒楣到尾。
  唉,她是不是應該去跟唐衍真說,她現在對他的蜜月提議很有興趣了?
  陳嘉恩滿懷郁悶的坐上計程車,在咳聲嘆氣中,一下子就到達她的目的地。
  下了車,她對眼前所見的一切感到迷惑,應該是生態館的地方,竟被一大片鐵皮圍住,里面還傳來重機具的聲音,許多戴著帽子的黝黑工人來來去去。
  她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見到的一切。
  「這、這是怎么回事?」她著急的抓住一個工人問:「本來在這里的生態館呢?」
  工人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她。「你說舊的生態館?當然是拆掉啦。」
  「你說什么?拆掉了?」
  霎時間,她只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沖到腦袋,氣得她覺得暈眩極了。
  拆掉了?拆掉了?
  那么她跟他的約定算什么?黑心商人達到目的的一種手段?
  她真是個大白癡,居然會相信他肯為了她保留生態館,然後讓度假村的計劃出現瑕疵?
  她真是徹底的笨蛋,她憑什么以為自己有跟人家談判的籌碼?
  現在事實證明,她不但是個超級大傻瓜,還是被人家玩弄得暈頭轉向的白癡!
  「該死的唐衍真!」
  她憤怒的握緊拳頭,非常清楚自己該到哪里去發泄她的怒氣。
  ***  鳳鳴軒獨家制作  ***  bbs..cn  ***
  當陳嘉恩踹開會議室的門時,所有人都驚訝的轉過頭來,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著她。
  她不顧別人的眼光,怒氣沖沖的朝著唐衍真大步邁進,此時突然有人站起來攔住了她。
  「嘉恩?」陳靚文拉住她的手,小聲的說:「你在干么?你不可以就這樣闖進來,打斷……」
  她委屈的看著大姊,眼睛里閃著淚光,小嘴微扁,哇的一聲哭了出來,「是唐衍真不好!他騙我、他太過分了,他該死!大姊,嗚嗚,他騙我啦,我好像笨蛋喔!」
  大家面面相覷,聽到總裁夫人當面指控總裁,大家多少有點尷尬與不安。
  從她像復仇女神般沖進來時,唐衍真就沒將視線離開過她,他正疑惑著,到底是誰給他呵護到了極點的她氣受?
  從她那一臉憤怒又委屈的小臉,他知道讓她這么火大的不是一件小事。再從她嘴里聽見自己的名字,不禁有點驚訝罪魁禍首居然是自己。
  司爾達見機行事,當機立斷,「今天會議就暫時進行到這里,下午再繼續,散會吧。」
  所有人如獲大赦,連忙收好資料,搶著離開會議室。
  他拍拍陳靚文的肩。「走吧。」
  「可是……」她擔心的看著哭得抽抽搭搭的小妹。
  司爾達輕聲說:「這不是你我可以干涉的事,讓他們自己去解決。」
  於是她只好安慰妹妹幾句,也跟著大家走出去。
  砰的一聲,門關上,會議室里只剩下她和唐衍真,一個在長桌最前面,一個在最後面,兩人就這么對望。
  他從椅子上站起來,邁開長腿定近她,用手指抹去她頰上的淚。「怎么了?」
  陳嘉恩一揮手,把他的手拍掉,生氣的說:「你還敢問我怎么了?你自己做了什么事,難道你會不知道嗎?」
  這個可惡的混蛋,他怎么能在做了這么過分的事之後,還裝得這么自然?
  看她氣得嘟起小嘴,他忍不住好笑。「我做了許多事,不曉得是哪一件讓你勃然大怒,你總得讓我明白吧?」
  「你還笑?你知不知道廉恥怎么寫呀!你這個大騙子,我恨你!恨死你了!」她氣得伸手在他胸前亂打。
  他連忙抓住她火力全開的小手,說道:「這個指控很嚴厲喔,我有權要求你說清楚。」
  她咬牙切齒的瞪著他。「你還裝?你這個騙子,我永遠都不要原諒你!」
  她用力掙脫他,氣惱的從背包拿出那份厚厚的契約。「去你的約定!我不干了!」
  那疊合約實在太厚,她還得分成兩次才能把它從中間撕開,然後全都丟到唐衍真臉上。
  他看著破紙片緩緩落到腳邊,得意的笑了笑。「你知道這代表什么嗎?」
  「代表你是個不守信用的王八蛋!代表我是個超級大笨蛋!我居然會相信你的承諾很值錢!」
  唐衍真總算弄明白了,「你該不會是為了生態館的事而生氣吧?」
  她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,「為什么我不該?你拆掉了生態館,你不守信用!」
  看看這個大騙子的臉,他居然還在笑?
  「但我一定要拆掉生態館呀。」他笑著說:「嘉恩,你發脾氣之前應該先問清楚的。」
  毀掉那份合約,解除了他的束縛,這好運他可是撿得有點心虛呀。
  「我親眼看見了!還需要什么證據來證明你是騙子?」
  「生態館是日據時代的建筑,你記得吧?」
  她點點頭。「沒錯!它的年紀和價值遠遠超過你這個騙子人渣!」
  「那這個人渣希望你了解,沒有任何一根木頭可以抵擋得住白蟻的侵襲。」
  她瞪大眼睛看著他,有點不明白他想說什么。
  「生態館的結構因為蟻害岌岌可危,你也不希望有小學生在里面上課時,被突然掉下來的屋梁壓死吧?」
  她一臉疑惑,下意識的點頭。「但是你拆掉了生態館。」
  「要重建,當然要先拆掉。如果你問得清楚一點,很容易就能得到答案,生態館會在原址重建,而且跟舊的建筑一模一樣,只是強化了結構而已。」
  陳嘉恩這輩子從來沒有覺得這么丟臉過,她不但臉紅,連耳根和脖子都紅了。
  「那、那你應該先跟我說,我才不會誤會你……」
  天哪!她的沖動讓她做出了什么事?
  她好想哭喔!
  她像個潑婦般闖進來,極盡所能的羞辱了他一頓,最後才發現弄錯的是自己?
  「抱歉,是我的疏忽。」唐衍真眼里含笑,「我忙著要將這堆公事解決,所以沒有把時間留給你。」
  這陣子他的確是早出晚歸,她除了吃早餐的時候,其他時間根本就見不到他。
  她又尷尬又心虛。「那,是我弄錯了,對不起喔,你繼續忙吧,我看我先走好了。」
  她丟臉到了極點,只想快點脫離這尷尬的情況,於是轉身便想走,想不到唐衍真卻從背後拉住了她。
  他微一用力,她就被迫轉身面向他,臉頰還貼在他的胸膛上。
  陳嘉恩嚇了一跳,連忙用雙手抵住,把兩人的距離拉開。「你干么?」
  沒來由的被她教訓一頓,他現在是要報復嗎?
  「沒干么,只是想說我忙完了,接下來的一整個月,我都非常有空。」
  她愕然,「那關我什么事?」
  「據我所知,我得要先有一個新婚妻子,才能有蜜月旅行。」他笑著問:「你喜歡去哪里?」
  咦?蜜月旅行?
  難道他這陣子的忙碌,全是為了將時間空下來跟她去度蜜月嗎?
  他為什么要這么做?
  她搖頭阻止自己去想那些美麗幻想,他絕對有別的目的,不可能只是單純的想跟她度蜜月而已。
  他們是假夫妻耶,跟人家蜜什么月呀?
  「我不明白,為什么我們得去蜜月旅行?」
  他說得理所當然,「當然因為我們是夫妻。」
  「可是你……我們是契約夫妻,是假的耶!」她一臉不敢相信,這么重要的事,難道他忘記了嗎?
  「說到這個。」他笑咪咪的說:「你剛剛已經毀了我們之間的契約。換句話說,你沒有任何證據可以證明我們的婚姻不合法,畢竟我們有公開儀式,有證人,而且完成了登記。」
  她睜大眼睛。「什么?!」
  「我說,就算你請一個最厲害的律師,他也找不出我們的婚姻有一絲一毫不合法的地方,你是我的妻子,這就是事實。」
  「咦?但是你說這不是真的,你只是要娶我的名字,我們……」
  他伸出食指,輕輕壓在她的紅唇上。「我知道我說了什么,我說謊,我承認。」
  「一開始,我就認定你是我的妻子,如果我不對你玩些手段,你不會同意嫁給我的。」唐衍真湊在她耳邊,輕聲的說:「你不知道我多痛恨你後來列出來的條件,我當初太大方了,有點失策。」
  「謝天謝地,那份該死的合約再也不能阻止我做任何事。」他發出笑聲,強調了一遍,「任何事。」
  她驚訝的抬頭看他,卻迅速落入一個親吻之中。
  他們的第一個吻,輕輕的也淡淡的,只有四唇相接帶來的驚訝與喜悅,沒有讓人引發關於情欲的想法。
  只是一個簡單的、親切的,充滿愛的輕吻。
  「說實話,我想這么做已經很久了。」
  從她在機械臂上看著他時,他就不斷地想著,她那美麗的紅唇嘗起來會是什么味道?
  陳嘉恩有點迷糊的看著他,像是不能理解發生了什么事情似。
  他那帶笑的唇角、眼眸,就跟平常一樣溫柔,只是少了一些戲謔的味道。
  他,不是在捉弄她吧?
  「為什么?」她喃喃的說:「為什么你這么自大?說不定、說不定我一點都不想要成為你的妻子。」
  他怎么能這么肯定她會接受他的吻?
  這個男人,憑什么以為他可以對自己做這種事?
  「因為你到現在還沒給我一巴掌。」他笑著說:「所以我想我可以有一點點信心沒關系。」
  她可以相信這是真的嗎?
  或者只是他的另一個游戲,待會他就會笑著說她是個單純的傻瓜?
  「我想我們有許多時間,用來了解對方在自己心中有多少分量。」
  她還是不說話,只是唇邊慢慢露出了一抹淺笑。
  他以指頭劃過她甜蜜的嘴角。「現在,告訴我,接下來的整個月,我們該到哪個地方去培養感情。」
  陳嘉恩甜甜一笑。
  「維也納。」
  那個音樂之都,是她所能想到最適合麻雀變鳳凰的地方。
  他們會在音樂聲中婆娑起舞,在對方眼中看見最熾熱的愛意。
  也許現在,他們還不知道什么叫做為愛癡狂、為愛燃燒,但總有一天,他們會懂的。
  她想,也許那一天不遠了。
  她踮起腳尖,在唐衍真的臉頰送上一吻,讓他漾出幸福的笑容。
  【全書完】

言情推薦: 《穿越之御天凰女》 《重生之小愛怡情》 《穿越之御天凰女》 《重生之小愛怡情》

《腹黑戰神的醫妃》 《絕代毒后》 《王爺的圣手傾妃》 《重生之嫡謀凰途》

《重生農家女》 《王爺的仵作狂妃》 《夢回大清》 《奪心權少別惹我》

豆豆網官方網址01:www.hpzwgl.co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豆豆書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書庫 - 豆豆精品言情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豆豆小說閱讀網提供,僅供試閱。如果您喜歡,請購買正版。
彩票改20分钟意味着什么 11选5规律 开心棋牌下载手机版 大神棋牌麻将 3d综合走势图 篮球比分直播188 新疆18选7买8号多少钱 打字晒图赚钱吗 广西快乐10分 降头师一赚钱多吗 官网爱彩票网站首页 福彩 怎么利用ps怎么赚钱 华为彩票安卓 四川体彩顶呱刮新票 安徽快三 梦幻西游新区第几天开始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