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舞湘情 尾聲
  一年后。
  英國皇家芭蕾舞蹈學院。
  「二十八,二十九,三十……三十一!三十二!三十二圈……成功了!成功了!」
  歡呼聲四起。
  「湘語,你太棒了!完美無暇地完成雙旋式三十二大回旋,太精彩了。」
  「湘語,恭喜你!」
  「謝謝……」湘語微喘著氣,喜悅地接受一直支持她的好友之祝福——愛瑟兒,莉莉安娜,以及其他的好朋友。
  莉莉安娜走至她面前,搖頭微笑:「你比我想像中更快站起來,更快回到世界的舞臺。才一年的時間竟彌補了你腳傷所受過的傷害,更精彩完美的三十二大回旋。湘語,你真是一個可怕的對手。」
  「學姊,我好為你高興!」愛瑟兒興奮地抱住她:「才一年的時間,你竟奇跡似地站起來了。不枉你這些日子咬牙苦練,跳破多少雙舞鞋,腳上滴著血,拚命地撐下去。」
  「愛瑟兒……」湘語眸中泛起淚霧,愛瑟兒所說得話正是她這一年來的最佳寫照……一年前,湘語極力說服姊姊和馭風,讓她在回到英國來。她一再向馭風保證,她會好好地照顧自己,會注意曾受過傷得腳,她要馭風一年后再來看她,她有自信……經過一年的時間,她一定可以讓馭風看到一脫胎換骨、光彩奪目的谷湘語。
  她的毅力驚人,而馭風永遠在她最需要支持時捎來他的關心,有他綿綿密密的柔情與摯愛,湘語感覺體內新生一股強勁的勇氣,她相信自己可以挨過任何難關,一步步地完成自己的夢想。

  一年了……她不分日夜地苦練,舞出驚人的水準。曾受過傷得腿,不但已達到、已恢復以往的實力,甚至更上一層樓,舞技更加成熟,高明。
  「老師來了。」有人大喊。
  湘語迅速轉過頭去,充滿期待與緊張地望著她最尊重的恩師——歐瑞耶夫老師。
  「老師,我……跳得怎么樣?」
  只有得到歐瑞耶夫老師的肯定,湘語才能相信……她終于向成功邁進一大步了。
  「孩子!你終于回來了!我那聰明自信的湘語終于回來了。在此我要鄭重宣布一件事——今年畢業公演的女主角由谷湘語擔任。」
  「嘩……湘語!恭喜!」
  「湘語!你一定會跳出最棒的水準。」所有的人全為湘語高興,湘語回來這一年,為了舞蹈所付出的血汗他們全看在眼底,深受感動。而她日益精進的高深技巧也令他們自嘆不如。
  「湘語,你想選哪一個舞碼,羅密歐與朱麗葉、吉賽而,或是天鵝湖?」歐瑞耶夫老師望著她。
  「天鵝湖。」湘語不假思索地道。
  歐瑞耶夫老師眼中沒有半絲驚訝,僅有激賞與憐惜,他微笑地又問:「確定是天鵝湖?」
  「是!」湘語堅定地回答:「請老師指導。」
  湘語知道歐瑞耶夫老師的心意……他希望她選前兩者,因他擔心湘語的腳,天鵝湖四幕跳下來,是芭蕾舞劇中難度最高的。尤其是第三幕的三十二大回旋,連當今許多出名的芭蕾伶娜都沒把握一定會跳得好,更何況是曾受過嚴重腳傷得湘語。
  但她堅決要跳天鵝湖——她已有十足的信心征服她最熱愛的芭蕾,而且她答應馭風的——當他來英國時,看到的是一充滿自信與希望的谷湘語。
  從哪里跌倒,她就要從哪里爬起來!
  ※※※
  演出當天。
  后臺照例是一片混亂,已換好舞衣的愛瑟兒和瑪莎兩人躲在幕后偷看觀眾席,不禁緊張地道:
  「天呀!瑪莎,你看……那不是舞蹈界的超級巨星維琴妮雅和賀曼賀夫嗎,哇,還有以一支『胡桃鉗』聞名莫斯科的瓊安.蘇;和以三回旋聞名于世的克立斯多夫……不行!我好緊張!這么多出名的前輩就坐在臺下,我雙腿發抖了。」
  「連莫斯科芭蕾學院的校長也帶學生來了?」瑪莎驚訝地說:「你看那一頭棕發的女孩,一定就是那才十四歲,卻有小精靈之稱的天才少女凱薩琳;哇……還有一大堆記者全來了……」
  英國皇家芭蕾舞學院的演出一直享有極高的評價。所以,不但紳士名媛、文藝界人士全來了,連各地芭蕾舞學院,每年都會特地來觀摩。
  一群等著上場的女孩子透過布幔看得時發抖。所以,有時候,老師嚴禁舞者在演出前偷看臺下的觀眾,以免影響心情,也影響演出水準。
  「湘語姊,」愛瑟兒緊張地望著神色優雅從容的她;「你……一點都不緊張嗎,我的腳一直發抖。」
  「別擔心,沒什么好怕的,照我們平時練習時跳就可以了。」湘語笑這安慰她,內心無比篤定……她的確一點也不緊張或害怕,她為什么要怕?這本是屬于她的舞臺!去年這個時后她就站在這里,因一場意外而被迫暫時放棄芭蕾。
  而今,她已重整旗鼓地回來,她有絕對的自信——這一次,她會演出最完美、最感人的天鵝公主。
  好久了,她終于重回這個舞臺……她等這一天已經等好久了!她可以在今天實現她的愿望,實現她的夢想,更重要的是今天,是她和馭風約好的日子!
  她終于可以見到他了,這一年來,她堅決阻止他來英國看她。寧愿認受相思之苦,因她怕一看見他,自己苦撐的毅力就會崩潰,跟他回臺灣去。
  她不允許自己逃避舞蹈一輩子,舞蹈是她除了馭風外另一個最愛,她要給自己一個機會完成夢想。她希望馭風再來看她時,是一個全新的,充滿生命力的谷湘語。
  歐瑞耶夫老師走過來,微笑地望著她,眼中滿是贊賞。
  「湘語,該準備登場了。我相信,今天一定是非常完美的演出,由你那充滿自信的眼中,我就知道了。」
  「老師,謝謝你。」湘語感激地握住他的手,歐瑞耶夫老師一直是最了解她的,她再回學校后,老師一直鼓勵她,訓練她,陪她完成最辛苦的練習。
  學妹梅莉捧著花走過來:「學姊,有位先生叫我無論如何一定要把這束花交給你。」
  紫玫瑰?高雅素凈的紫玫瑰!湘語心中一動,唇畔綻開最甜蜜燦爛的笑容:「謝謝你,梅莉,請你讓他去我的私人休息室等我,我馬上過來。」
  馭風!他來了!他真的依約來看她了。
  湘語急奔入休息室,「馭風!」
  奇怪……沒人?難道梅莉還梅帶他進來嗎?
  「馭風?」她想到外面去找他,突然,一身影由更衣屏風后竄出,直接拉她入懷,落下一連串強悍熾烈的熱吻!
  「馭風……」湘語被他吻得幾乎暈眩,癱在他懷中無力地道:「你好壞……故意躲起來。」
  「你這小逃妻更壞!」馭風狂吻著她,雙臂如鐵鉗般緊扣住她的嬌軀,滾燙的吻如雨點撒落:
  「硬是不準我來英國看你,你讓我苦苦地想你想了整整一年!想得快發瘋。自己說……該怎么賠償我?」
  湘語輕吻他粗獷的下巴,笑意嫣然道:「人家不準你來是怕你擾亂我苦練的決心嘛。現在不是見到我了嗎?今天是我最重要的日子,我終于又在世界的舞臺站起來,這一份喜悅,我只想和你一人分享!」
  「湘語……」馭風捧起她的臉,灼灼的黑眸一瞬也不瞬地瞅著她……
  三百多個日子,是最難捱的相思……眼前的她更加清驚動人,他只想快點將她綁回去,牢牢鎖在自己身邊,好好地疼她一輩子。
  「水晶戒指呢?」馭風問。
  「在這里。」湘語由頸間拉出一條項鏈,她把戒指當項鏈帶在脖上。
  「我一直戴著它,從不曾將它取下,它是我的護身符。想你想得好難過時,我就看看它,彷佛你就在我身邊,給我鼓勵與信心。」
  馭風接過戒指,直接將它套在湘語手指上,直盯著她道:「以后,不許你再把它掛再頸上!我要你帶再手上,別忘了一年前你答應我的事,回英國完成公演后,就跟我回臺灣結婚,蹺家的壞老婆,該跟我回去了吧。」
  湘語的俏臉一片嫣紅,「人家答應你的事就一定會做到嘛,公演一結束,我就立刻和你回臺灣。」
  她再也無法忍受分隔兩地的相思之苦!她已快完成兩個最大心愿的其中一項:站在世界的舞臺,跳著她最心愛的芭蕾;而另一個更大的心愿便是——永遠陪在馭風身邊,廝守至老,把他們前世的遺憾,在這一世做最溫柔、最纏綿的彌補。
  「還有三分鐘,」湘語望望墻上的鐘,「我真的該準備上場,你回到觀眾席吧,我的演出一定不會讓你失望。」
  「我相信!」馭風再度緊擁她,深情地吻她的眉,她的眼。
  「你一直是最美,最優秀的舞姬。」
  「你一個人的舞姬!」湘語在她懷中甜蜜地低語,「永遠為你而舞!」
  打開門,湘語自信沈穩地走向舞臺,悠揚的音樂已經響起,她已聽到天鵝飛舞的聲音……
  幕,緩緩地拉開……強烈的燈光全聚集在她臉上,湘語昂起頭,優雅地轉身,單腳旋轉……隨著音樂釋放她的手,她的腳,她的身體,她的靈魂……輕盈地舞出最華麗流暢的舞步……
  她的目光悄悄地落在觀眾席上,與一雙最深邃熾烈的黑眸纏綿……她是高貴動人的天鵝公主!也是他一人的舞姬。
 
 
豆豆網官方網址01:www.hpzwgl.co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豆豆書吧(www.ddshuba.com)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說閱讀網提供,僅供試閱。如果您喜歡,請購買正版。
彩票改20分钟意味着什么 开一家牛杂店能赚钱吗 多赢娱乐棋牌游戏平台 大连娱网棋牌安卓下载 江苏十一选五技巧秘籍 足彩进球彩12118 手机波克城市游戏大厅 捕鱼游戏网站 捕鱼来了外挂苹果 赚钱收益图 剑三赚钱小任务 体育排列五走势图 体彩天津11选5第8月15日 5个手机赚钱软件 真实模拟汽车越野游戏 明珠彩票群 网上赌百家樂龙虎有假吗